小英文翻译摘要:四川甘洛近百农民工疑似尘肺病死亡

Two articles about rural miners suffering from black lung disease in Ganluo and adjacent countries of Sichuan.  Many of the miners returned to their homes in one of the counties of Leshan City, so the Leshan City CDC investigated.
First article:  “Black Lung Killed at Least 100 Sichuan Ganluo Miners”
 In the Sichuan’s Ganluo Yi Autonomous County, at least 78 rural people have died to black lung disease, which is often misdiagnosed as TB or lead poisoning.

四川甘洛近百农民工疑似尘肺病死亡

有着“铅锌之都”美称的四川甘洛彝族自治县,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的采矿业,一直到2003年都处于混乱无序的开采状态。自1998年27岁的里克乡乐知村村民罗生富“一口气上不来”憋死以来,甘洛县至少有78位农民疑似尘肺病死亡。此前这些疑似尘肺病死亡的农民工,都被当地医院误诊为“肺结核”或“铅中毒”。
Second article:  Black Lung in Leshan  http://wangkeqin.blog.sohu.com/169611938.html  编者按:从2011年2月中旬开始的四川乐山尘肺病农民兄弟救援工作,到3月15日先后筹集到社会爱心款253,513.40元。这还不包括乐山谢女士等人直接捐助的1万余元志愿者尘肺病人搜寻建档工作经费。至3月25日,目前已先后安排20位尘肺病农民进入四川大学华西医院救治,其中12人病情缓解出院,8人乃在医院接受治疗。由于费用统计工作没有跟上,现在此先公布由四位一线志愿者提供的到3月23日的阶段性工作报告,请广大网友监督、批评、指导。

 Editor’s Note: Since we began work helping our Leshan, Sichuan Province black lung miner brothers in mid February 2011, we collected as of March 15 a total of RMB 253,513.40, not including the 10,000 RMB collected by Ms. Xie and other Leshang volunteers for the work in finding and then establishing case files on black lung miners.  As of March 25, we had already arranged to send 20 black lung miners to Sichuan University Huaxi Hospital for treatment.  Twelve have left the hospital after some improvement in their condition, eight are still being treated there.  We have not completely the expenses statistics so here we present an interim report of work as of March 23.   We invite advice, criticism and guidance.   
Since September 2004, when the first peasant died of black lung from work in a Ganluo County, Sichuan lead and zinc mine, there have been 21 deaths in Jinchuan County alone.  The government is taking these matters seriously.  In April 2010, the Leshan City CDC diagnosed 60 people with black lung who had returned to their homes in Jianwei County, Leshan City; Muchuan County, Mabian Yi Nationality County.
 20049,乐山第一例甘洛县铅锌矿农民工因尘肺病死亡后,目前,仅沐川县就有21人死亡。事件也引起政府相关部门的重视。20104,经过乐山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诊断,乐山市犍为县、沐川县、马边彝族自治县共确诊出60名返乡民工患上尘肺病。  According to people who follow the black lung disease issue,  in Leshan City there are 71 people who had black lung in Leshan City, of whom 13 have died.  The local breakdown of cases is Muchuan County 47 people, 12 deaths; Jianwei County 22 people, 1 death; Mabian County, 2 people.  According to the Leshan City CDC, 60 people suffering from black lung have received a “Diagnosed Occupational Disease Certificate” .  Of these, 7 people are in first stage, 20 people in second stage, and 33 in third stage of the disease.  One has been confirmed to have died of black lung disease.      据尘肺病代表说:乐山市有71名返乡民工患尘肺病,经乐山市疾控中心诊断死亡13人。其中沐川县47,死亡12;犍为县22,死亡1;马边县2人。经乐山市疾控中心诊断,拿到《职业病诊断证明书》的尘肺病患者 60人。其中,尘肺一期7,尘肺二期20,尘肺三期33(1人确诊后死亡。)

In Sichuan’s Ganluo, nearly 100 peasants have died of black lung.

四川甘洛近百农民工疑似尘肺病死亡

本报记者  火兴才

     有着“铅锌之都”美称的四川甘洛彝族自治县,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的采矿业,一直到2003年都处于混乱无序的开采状态。自1998年27岁的里克乡乐知村村民罗生富“一口气上不来”憋死以来,甘洛县至少有78位农民疑似尘肺病死亡。此前这些疑似尘肺病死亡的农民工,都被当地医院误诊为“肺结核”或“铅中毒”。

     

90份死亡名单

    “罗生富、罗生友、王修中、董继超、董继金、赵建松、赵建康、徐炳全、高和兵、高和林……共90人尘肺病死亡。”2011年3月22日,当甘洛县尘肺病患者代表赵建君4人,将一沓按着手印的尘肺病农民工死亡名单交到记者手中后,4位汉子都黯然流下辛酸的泪水。 死亡名单上:因尘肺病死亡年龄最小者仅27岁,年龄最大者为59岁,其中33—50岁之间居多,占90%以上。 尘肺病患者代表,甘洛县胜利乡沙灌村村民赵建君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时说,“他们都有在甘洛铅锌矿打工10年左右的历史,都是当地村民,都是肺病死亡的。” “我们从2009年10月维权,维权过程中就有20多名尘肺病患者死了……我们实在等不住了!”尘肺病患者代表王加勤如是说,“今年一年会有5个重病患者死掉……” 尘肺病患者代表董继军说:“甘洛县至少有200多名尘肺病患者,由于当地对我们提出职业病诊断和赔偿方案不积极,有100多名患者暂时放弃维权,但我们维权的行动还在一步步向前推进。” “新市坝镇、田坝镇、前进乡和胜利乡是甘洛县尘肺病死亡和患者人数最多的乡镇,是甘洛尘肺病的重灾区。”尘肺病患者代表李忠波说。 在20份由死者家属填写的资料上,记者看到他们生前都有10年左右在甘洛铅锌矿当炮工的职业史,但他们没有一人接受过岗前、在岗和离岗时的体检,也没有一人参加岗前培训,更没有一人与其打工的矿井签订过劳动合同。 根据这些死亡名单,本报记者在随后的采访中发现,这些因疑似尘肺病死亡者的子女大都在15-20岁之间,很大一部分孩子不仅在学龄期间失学,更有一些孩子尚未成年就已经走上打工挣钱、养家糊口的道路,他们的工资收入基本是整个家庭的全部收入。 即便如此再过5到10年,他们的打工收入也不足以偿还父亲治病留下的巨额债务。 从记者调查以及这份90人的尘肺病死亡名单看出,胜利乡、前进乡、田坝镇是全县重灾区,即疑似尘肺病死亡人数最多的乡镇。

尘肺病人的孩子处境悲惨

    本报记者在甘洛县调查了解到,甘洛疑似尘肺病患者的孩子大致分三类,一是因父辈患尘肺病,未成年就打工;二是与父辈一样在铅锌矿打工罹患尘肺病,有的已因病死亡;第三类,成为遗孤。 甘洛县县城只有一条南北走向的街道——团结街。在团结北街一户没有窗户的出租屋里,本报记者见到尘肺病患者王加勤和他的女儿王蕾(化名)。 2008年,王蕾15岁,初中毕业。尽管考上了高中,但王蕾坚决要去打工,第一份工作是餐馆服务员。一个月500元工资除“给自己留一点零花钱外,全部都给爸爸买药治病”。 她清楚地记得,上班第一天,她给客人端菜时,不小心将菜汤洒在客人身上。当时,那个男人非要她跪在地上磕头认错……

甘洛疑似尘肺病患者部分家庭,妻子在丈夫尘肺病早期时就抛弃家庭,远走他乡者屡见不鲜。也有妻子改嫁后,孩子由爷爷奶奶,或者伯伯叔叔收养的。 尘肺病代表赵建君,亲弟弟赵建松、堂弟赵建兵以及堂兄徐炳全三人都因疑似尘肺病病故。早年随母亲改嫁后改随继父姓的堂兄徐炳全,以及堂弟赵建兵因一直未婚,没有后顾之忧,然亲弟弟赵建松的两个孩子均由赵建君收养。 32岁就撒手人寰的王修中,留下老婆和不到2岁的女儿。当前,26岁就守寡的张友跃在甘洛县县城做裁缝、修拉链,养活自己和上幼儿园的女儿。

2010年2月25日,70岁的甘洛县田坝镇干海村村民古道千病故。古因此成为甘洛县疑似尘肺病病故年纪最大的村民,也是在甘洛铅锌矿打工年龄最大的农民工,更是在铅锌矿打工者中时间最长的农民工之一。 此前,古道千的女婿两河乡马尔朵村村民蒋佰强于2009年11月14日疑似尘肺病病故,仅4天后,古道千的大儿子古明朝疑似尘肺病病故,古明朝留下两个在上高三的儿子。 58岁的罗家强,是甘洛县新市坝镇柳姑村村民。老人在甘洛铅锌矿有9年时间“工龄”。2005年,老人左眼出现白内障,去    凉山州中西医结合医院,医生告诉他因尘肺病不能进行眼科手术。 老罗的大儿子罗生安在甘洛铅锌矿打工当炮工11年时间,疑似尘肺病病情相当严重。二儿子罗生福也在甘洛县铅锌矿干过七八年,2007年,在重庆一家矿山打炮时,与老人的小女婿一起因井洞内二氧化碳超标窒息死亡。

患者:我们在等死

    3月21日下午2时许,本报记者来到甘洛县新市坝镇则沟村河边组,甘洛疑似尘肺病重病患者中唯一的一位彝族同胞——阿布子家。

三间土木结构的瓦房,客厅里没有一间家具,空荡荡的。左侧卧室是阿布子的,黑黢黢的,一个29寸电视机大小的窗户被木板挡着,屋顶四周的空隙透射着拳头大小的光柱,隐约看到屋内的布局,凉风吹进屋内,阿布子身上披着彝族人特有的羊毛做的服装。 打开随身携带DV的灯光,勉强看见床头放着几瓶尘肺病患者常服的西药,一些熟食和几片腊肉。 屋内放着几个装着小半袋玉米的编织袋。阿布子说,家里只有这400斤玉米做3个人的口粮。 听到阿布子靠每月46元的最低生活保证金过日子,同行的志愿者杨霁先生,拿出100元钱让老人先买袋面粉。一再让老人保重身体,说将以最快速度募集社会捐款,安排老人住院接受治疗。 57岁的阿布子有3个儿子,老大阿木差布的正在上小学的女儿阿衣克扎由阿布子夫妇抚养着。 他说,自1989年到甘洛赤普矿区前进2号井,还在罗日沟矿区22号副5号井干过,干炮工活一直到1996年10月才因身体不适不去铅锌矿打工。 一天都离不开药物的阿布子,自“2004年第一次住院,先后5次接受住院治疗”,到现在每天离不开药。 “家里的钱花完了,病情越来越严重,没钱治病……” 阿布子尽管贫困到家里只有400斤玉米,但这位天主教徒始终没有中断在家里向教友们传教。 41岁的王加勤,自1994年首次到铅锌矿当炮工,一干9年。2004年后半年,因胸闷、气短、咳嗽、乏力等症状到甘洛县疾控中心检查,医生告诉他患有尘肺病,“最多有5年时间”。 由于失去劳动能力,为了贴补家里,王加勤到甘洛县城开了一家店铺,过上租房过日子的生活。 2010年7月,王加勤卖掉乡下的房子,带着13000元去川大华西第四医院做洗肺手术。 “我的房子卖了10000元。”王加勤告诉记者,“向亲戚朋友借了3000元。” 由于做了洗肺手术,也因为离开住在半山腰的乡下,2011年,王加勤已经活了第6个年头。 杨洪全是田坝镇挖夯村村民。 得了尘肺病,老婆跑了。”杨洪全说,“两个儿子一个上高中,一个上初中。”当我问到两个孩子的名字时,老杨一时竟想不起孩子的名字,也忘记孩子年龄到底多大。 老杨的家境跟阿布子家境几乎没有什么区别,他因尘肺病丧失劳动能力,又无钱治病,家里完全依靠哥哥姐姐照顾,为什么还要让两个孩子读书? 老杨的回答很朴实:就是为了不让孩子抱怨。他还说两个孩子读书的费用也完全依靠哥哥姐姐们帮忙。

    

78名维权患者

   “2009年10月,我们刚刚维权的时候,有200多名患者参加。与县政府多次交涉,都因为我们没有劳动合同,无法证明自己的劳动关系,100多人放弃了维权行动。”甘洛尘肺病代表如是说。 本报记者调查了解到,甘洛县铅锌矿位于该县北部山区,按地理位置分五大矿区——分别是赤普、埃岱、罗日沟(干沟)、沙俄祖和915矿区。 受经济条件限制,甘洛当地农民早在上世纪80年代初期就开始在铅锌矿打工,但由于井硐内作业农民工几乎无任何劳动保护措施,所有人井下作业者都在封闭的井硐长时间吸入大量铅锌矿粉尘。 “一个口罩老板都要扣5元钱。”曾经的矿工们都这么说,“那时候我们一月的工资才300元呐!” 甘洛当地铅锌矿农民工疑似尘肺病爆发是从2003年开始的。当年10月,四川省整肃甘洛铅锌矿,甘洛县政府收回所有矿井并进行拍卖。当年,数万农民工集中“失业”,不得已全都重新回到农村,进行相对繁重的体力劳动。 几乎同时,矿工们都发现自己不能干重活了。大家集中出现胸闷,气短甚至咳嗽症状,看似健壮的身体日渐消瘦。 一些到多家大医院就诊的矿工终于明白自己患了尘肺病,而更多的人则被诊断为“肺结核”,仍有大量患者不知道自己身体到底出了什么问题,只在村卫生所买些润肺、止咳的药物。 随着一部分疑似尘肺病重病患者陆续死亡,以及一些患者病情日益加重,他们才意识到问题已经很严重了。但法律意识极度薄弱的农民们仍然“不知道这到底是自己的错还是企业的错”,他们“不知道是企业侵犯了他们的合法权利”,“也不知道尘肺病就是职业病,更不知道职业病属于工伤”。 直到2009年,他们听到同样在甘洛铅锌矿打工的乐山籍农民工进行维权行动,才从工友手中拿到一份四川省劳动和社会保障厅下发的文件。那一刻,他们才明白要进行维权活动,向企业进行索赔。但曾经的企业是被县政府收回后合法拍卖的,企业法人已经彻底不存在了,法人代表也找不到了。于是,他们的维权便转向与甘洛县政府。

艰难的维权

    为了彻底了解自己的合法权利,矿工们推选了自己的维权代表。代表们专程赶赴四川省首府成都,向劳动和社会保障厅进行咨询。 经相关人员耐心解释,以及四川省劳动和社会保障厅《关于加快将企业老工伤人员纳入工伤保险统筹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川劳社发【2008】22号文件,他们才明白像他们这样的尘肺病患者属于“老工伤”范畴。 2009年10月24日,甘洛县疑似尘肺病患者推选了5名所谓尘肺病患者维权代表,开始了他们的维权之旅。 15个月过去了,维权行动只取得了第一步,78名疑似尘肺病患者在凉山州疾控进行职业病诊断检查。代表们说结果将于3月底,最迟4月初会出来的。 尽管与甘洛县政府几次交锋,政府相关职能部门都认为患者没有可证明自己劳动关系的证据,但他们对维权行动依然很乐观。 “当前的《职业病防治法》的职业病诊断,将农民工完全拒之门外,这种门槛的设立是法律的疏漏,这不能说明我们不是职业病。”尘肺病患者代表赵建君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时说,“我们的肺就是最好的证据。” “200多患者的维权队伍减少到70多人,这不仅仅是患者的无奈,更是政府的悲哀。”尘肺病患者代表董继军和王加勤坚定地说。“我们将会坚持到底。”

    

多年无序采矿遗祸

     3月21日,中国经济时报记者走进甘洛县赤普、埃岱以及915矿区。矿区位于县城北苏雄乡,山沟内山一样堆积着废弃的矿渣。 在赤普矿区豫光6号井硐,记者看到四轮拖拉机进进出出,一车车灰色的矿石运送出来,再被大型车辆拉走。刚刚开出井硐的拖拉机司机,防尘口罩挂在脖子上,脸上、身上落了一层白色的粉尘。井硐口的墙壁上挂着一张牌子,上写:为了你的健康,请戴好防尘口罩和佩戴劳保用品。 在埃岱矿区的一处井硐,记者看到刚刚运送出矿石拖拉机司机佩戴的是白色纱布口罩。

3月22日,在甘洛县唯一的广场,55名疑似尘肺病患者和6名死难者家属聚拢在一起,向本报记者讲述了他们在铅锌矿打工以及患病后的经历。 根据他们讲述,本报记者整理出甘洛铅锌矿30载发展演变史以及农民工尘肺病的由来。 史载,甘洛铅锌矿早在明清就有开采记录。上世纪80年代,有小规模开采。当时的采矿局限于人工用钢钎、錾子的开采,采掘量极小。 1983年以后,随着乡镇企业兴起,甘洛县不少乡镇以及政府机构都加入“淘金”行列,浩浩荡荡向赤普、埃岱、干沟等五大矿区。甘洛铅锌矿高峰期有大大小小200多家采矿企业,人数超过30000人,各个矿点农民工因规模大小从20人到近千人。 甘洛县对外宣传资料显示:甘洛县境内蕴藏着丰富的铅锌矿藏,铅锌资源占全国的十分之一强。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铅锌开采成为甘洛县的经济支柱。2005年实施矿业整顿,实现规模化生产,使资源得到充分利用,财政收入和民工收入大幅提高。 甘洛经济并不发达,矿业是支柱产业,矿业收入占到全县总收入的70%以上。 20余年大规模掠夺性开采,资源的浪费和环境的破坏触目惊心。 更可怕的是甘洛长时间存在非法采矿,从矿山开采的审批颁证到生产经营,严重违反《矿产资源法》及安全生产、环境保护和工商税收等方面的法律法规。 那时全县铅锌矿矿主有200余个,转包后实际有大小矿主1100多个,而这1100多个矿井全部集中在5大矿区10平方公里的地方。 更为严重的是,相关部门越权发证、越权批准采矿许可证以及延续、变更登记问题异常突出,所占比例达到一半;所有矿硐都没有开发利用方案,不具备安全生产条件,无环境保护措施。 无序,混乱,不具备安全生产条件的开采导致大量安全事故:自1997年1月1日至2003年10月31日,甘洛铅锌矿山有记载的生产安全事故共发生232起,死亡200人,伤108人,平均每年死亡人数近30人。 2003年,以四川省委副书记李崇禧为组长,会同组织部、监察厅等多个部门的督导组,在甘洛矿区拉开了整治的序幕。 原乐山市扶贫办副主任马国刚,1997年始参与非法采矿,非法收入2千多万元。其矿硐坑道穿越成昆铁路和尼日河底,向尼日河排放了10多万吨废渣,前后发生20多起安全事故,死亡10多人,并隐瞒和私了多起死亡和伤残事故。以马国刚案件为突破口,当时甘洛县“双规”了不少县级干部,清理出49名公职人员涉矿,其中包括2名副县级、7名副科级领导干部在内的党政机关人员29人。 其中甘洛原县委常委、原县地矿局局长何玉彬违规发证,涉嫌收受他人贿赂20余万元,违法审批矿井15口,这15口井两年时间发生各类事故死亡30余人;省财政厅投资处处长和甘洛县原县长、一名原副县长利用审批矿权及矿业管理之便收受贿赂,在凉山州检察机关开展的查办职务犯罪专项行动中落马。 随后,甘洛县对辖区5大矿区进行公开拍卖。 2004年6月9日,甘洛县最后6宗铅锌矿探矿权采矿权拍卖在西昌举行,拍卖成交价达2.314亿元。至此甘洛铅锌矿10宗矿权的拍卖全部完成总计拍出价达5 .35 1亿元。 对此,时任四川省国土资源厅厅长高烽说,此次矿权拍卖的成功,标志着省委、省政府,凉山州委、州政府治理整顿甘洛矿业秩序中取得了重大突破,标志着甘洛矿业开发步入一个新的时期。

采访甘洛县官方遭拒

    据甘洛疑似尘肺病患者不完全统计,在甘洛铅锌矿打工罹患尘肺病症状的人数有200人之众,死亡人数在90人之多。 铅锌矿是甘洛县的支柱产业,也是全县的经济命脉。为了更加详细了解甘洛县30年来经济发展状况,和全县1.5万名铅锌矿农民工的经济收入状况,以及疑似尘肺病患者相关情况,本报记者于3月24日前往甘洛县政府。 “农民工在一个铅锌矿干了10几天活,然后他患了尘肺病,你不能说这个农民工就是在这个矿上患上尘肺病的。”甘洛县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王京川说。 王京川拒绝了中国经济时报记者提出的采访要求。

 

本文来源:中国经济时报 http://www.cet.com.cn/20110328/a2.htm   附录: 四川甘洛县尘肺病患者死亡名单(90人)    海棠镇(1人): 李志国 蓼坪乡(1人): 周堂银——腊梅村三组20号 新市坝镇(3人): 娄兴平——毕衣市村 王修中——毕衣市村 董继超——三村三组5号 里克乡(4人): 高和兵——居什村五组 高和林——居什村五组          罗生富——乐知村          罗生友——乐知村 新茶乡(4人):         代立全——响水村四组25号 余西德         余西刚         余西静 前进乡(7人): 阿木布铁         王车林——托沟村 董继军——托沟村 陈文典——桥头村三组15号 陈润典——桥头村三组 朱从华——尔姑村  组48号 王清朝——桥头村三组 两河乡:(7人) 董万伦——马尔朵村         董  亮——马尔朵村         董继万——马尔朵村         宋华银——马尔朵村         蒋佰强——马尔朵村         董继文——马尔朵村         代云安——马尔朵村 胜利乡(13人): 木各以布         赵建兵——沙灌村红梅组         赵建松——沙灌村红梅组         刘永军——沙灌村红光组         李正波——沙灌村红光组  李正洪——沙灌村红梅组         李正华——沙灌村         石贤国——沙灌村红岩组         杨启德——土榕村         林绿云——土柞村         徐炳全——沙灌村红梅组         宋华业——启明青㭎村二组         宋华银——启明青㭎村二组 田坝镇(21人): 郭来银——石门村 张义兵——罗群村 张启伦——挖夯村 王帮东——曙光村 宋德文——挖夯村 陈昌全——曙光村 赵建刚——干海村二组 赵建康——干海村二组 孙怀兵——干海村二组 古道云——干海村一组 骆向明——干海村一组 古明超——干海村一组 詹洪德——干海村二组 何成德——干海村二组 陈德银——干海村三组 古道千——干海村一组 古明平——仓库村 肖尚友——麻窝村 董继金——青林村二组 何有坤——干海村二组 杨德刚——觉铁村大民组58号 尘肺病患者代表提供,具体地址不详的死亡名单(29人): 吉基华、吉基强、曹福才、曹福全、曹福平、刘洪鲜、刘洪军、刘洪云、车明平、杨明国、刘仕华、王安玉、汪德强、何成德、尤炳辉、高  林、代盛兵、李仲华、黄光静、乔福全、董  树、张应康、金友兵、陈怀云、杨仕强、张德华、陈德志、王清朝、阿木都史          

分享到搜狐微博
 分享 |  评论 (32) |  阅读 (6070)  |  固定链接 |  类别 (时报调查) |  发表于 13:37  | 最后修改于 2011-03-28 13:50
 
—-
A Report Calling for Assistance for Leshan Black Lung Miners

编者按:从2011年2月中旬开始的四川乐山尘肺病农民兄弟救援工作,到3月15日先后筹集到社会爱心款253,513.40元。这还不包括乐山谢女士等人直接捐助的1万余元志愿者尘肺病人搜寻建档工作经费。至3月25日,目前已先后安排20位尘肺病农民进入四川大学华西医院救治,其中12人病情缓解出院,8人乃在医院接受治疗。由于费用统计工作没有跟上,现在此先公布由四位一线志愿者提供的到3月23日的阶段性工作报告,请广大网友监督、批评、指导。

Editor’s Note: Since we began work helping our Leshan, Sichuan Province black lung miner brothers in mid February 2011, we collected as of March 15 a total of RMB 253,513.40, not including the 10,000 RMB collected by Ms. Xie and other Leshang volunteers for the work in finding and then establishing case files on black lung miners.  As of March 25, we had already arranged to send 20 black lung miners to Sichuan University Huaxi Hospital for treatment.  Twelve have left the hospital after some improvement in their condition, eight are still being treated there.  We have not completely the expenses statistics so here we present an interim report of work as of March 23.   We invite advice, criticism and guidance.

Since September 2004, when the first peasant died of black lung from work in a Ganluo County, Sichuan lead and zinc mine, there have been 21 deaths in Jinchuan County alone.  The government is taking these matters seriously.  In April 2010, the Leshan City CDC diagnosed 60 people with black lung who had returned to their homes in Jianwei County, Leshan City; Muchuan County, Mabian Yi Nationality County.  
自2004年9月,乐山第一例甘洛县铅锌矿农民工因尘肺病死亡后,目前,仅沐川县就有21人死亡。事件也引起政府相关部门的重视。2010年4月,经过乐山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诊断,乐山市犍为县、沐川县、马边彝族自治县共确诊出60名返乡民工患上尘肺病。  
According to people who follow the black lung disease issue,  in Leshan City there are 71 people who had black lung in Leshan City, of whom 13 have died.  The local breakdown of cases is Muchuan County 47 people, 12 deaths; Jianwei County 22 people, 1 death; Mabian County, 2 people.  According to the Leshan City CDC, 60 people suffering from black lung have received a “Diagnosed Occupational Disease Certificate” .  Of these, 7 people are in first stage, 20 people in second stage, and 33 in third stage of the disease.  One has been confirmed to have died of black lung disease.      
 据尘肺病代表说:乐山市有71名返乡民工患尘肺病,经乐山市疾控中心诊断死亡13人。其中沐川县47人,死亡12人;犍为县22人,死亡1人;马边县2人。经乐山市疾控中心诊断,拿到《职业病诊断证明书》的尘肺病患者 60人。其中,尘肺一期7人,尘肺二期20人,尘肺三期33人(1人确诊后死亡。)

 

乐山尘肺病人救助报告

   编者按:从2011年2月中旬开始的四川乐山尘肺病农民兄弟救援工作,到3月15日先后筹集到社会爱心款253,513.40元。这还不包括乐山谢女士等人直接捐助的1万余元志愿者尘肺病人搜寻建档工作经费。至3月25日,目前已先后安排20位尘肺病农民进入四川大学华西医院救治,其中12人病情缓解出院,8人乃在医院接受治疗。由于费用统计工作没有跟上,现在此先公布由四位一线志愿者提供的到3月23日的阶段性工作报告,请广大网友监督、批评、指导。

 

一、乐山尘肺病概况

四川省乐山市沐川县、犍为县和马边县三县200多名村民,自1984年始,到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甘洛县的赤普、埃岱、干沟等铅锌矿区打工,直到2003年凉山州进行矿山整改,农民工全部返乡,个别农民工于2006年至2008年仍在这一矿区工作。 他们绝大多数都从事井下爆破开采作业。由于当地政府以及相关职能部门在安检、劳动、卫生等方面监管不力,矿方未采取防护措施,加之农民工自我保护意识不强,导致不少农民工罹患尘肺病。因矿方未跟农民工签订劳动合同,劳动者未取得有效可证明劳动关系的证据,因此,赔偿难度极大。 自2004年9月,乐山第一例甘洛县铅锌矿农民工因尘肺病死亡后,目前,仅沐川县就有21人死亡。事件也引起政府相关部门的重视。2010年4月,经过乐山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诊断,乐山市犍为县、沐川县、马边彝族自治县共确诊出60名返乡民工患上尘肺病。 据尘肺病代表说:乐山市有71名返乡民工患尘肺病,经乐山市疾控中心诊断死亡13人。其中沐川县47人,死亡12人;犍为县22人,死亡1人;马边县2人。经乐山市疾控中心诊断,拿到《职业病诊断证明书》的尘肺病患者 60人。其中,尘肺一期7人,尘肺二期20人,尘肺三期33人(1人确诊后死亡。)

二、对尘肺病人搜寻建档

面对大量尘肺病农民,地方政府的救助并不到位。2010年底,正在参与甘肃古浪尘肺病救援的志愿者邓江湖、火兴才发现了乐山这一严重情况。 从2011年2月13日开始,邓江湖、火兴才、令平、杨霁等志愿者相继赶赴乐山开始实施救援工作之基础工作——搜寻患者并建立档案。 在邓江湖完成第一阶段寻访后,火兴才组建了由乐山师范学院、四川大学18位在校学生组成的志愿者团队,以及社会志愿者共同进入犍为、沐川、马边三县。历时一周,初步建立了包括患者个人基本信息、患者访谈、患者图片、患者家庭等文字影像档案。共建立了79份患者档案。 调查发现,除乐山市疾控中心确诊的60名尘肺病患者外,有疑似尘肺病患者有19人,疑似尘肺病死亡人数12人。因时间、经费及部分患者外出打工等问题,未能对更多在凉山州甘洛县铅锌矿打工,罹患尘肺病的乐山籍农民工进行更加详细的调查核实。 经进村入户调查,发现当地尘肺病呈现以下特点: 1、青壮年型尘肺。确诊患者、疑似患者以及死亡农民工年龄在30-50岁之间者占95%以上。 2、家族式尘肺。中国农村社会的农民外出务工,以家族为单位者较多。因此,家族式患者呈高发趋势,或者一家兄弟几个全部为患者,或者父子几人皆为患者。 3、村庄式尘肺。90年代前后约20时间,中国农村劳动密集型外出务工以村庄为单位者相对集中。因此,村庄式集中爆发尘肺病越来越多。 4、集中爆发型尘肺。在上世纪80年代后期打工潮兴起,到本世纪最初5年20年间,相对封闭的外出务工环境,以及混乱无序的矿山开采,导致农村尤其相对贫困农村的劳动力,集中在矿山企业者众,而劳动环境的恶劣以及劳动保护措施失当,几乎所有农民工身体不同程度植入尘肺病“因子”。而尘肺病的潜伏期一般较长,目前正是集中爆发阶段。 5、精英型尘肺。相比当年建筑工地较低的工资水准,大多有志于创业致富的农村精英劳动力,很难融于建筑工地“铁饭碗”式劳务收入。这部分群体拒绝相对廉价劳动力,进而进入矿山企业作业。因此,相当一部分农村精英因创业而陷入尘肺病怪圈,进而沦为新的最贫困人口群体。

三、对尘肺病人救治

根据四川华西医院专家对于众多尘肺病患者病情的诊断,综合当前医学界对尘肺病最行之有效的治疗方案——洗肺手术,将逐步对尘肺病患者进行洗肺治疗。病情较重者及患有其他内科等疾病不能洗肺者,只能进行保守治疗。即洗肺手术治疗、保守治疗两种方式。 在入户调查过程中,了解到乐山有18名危重患者。本着先重后轻的救治原则,我们对这18名患者实施优先救治。 2月17日至3月21日,乐山尘肺病农民工已有15名患者在社会捐赠资助资金支持下,进入四川大学华西第四医院接受治疗,其中7人已出院,病情得到了缓解,8人仍在医院接受治疗。已出院患者共产生住院治疗费用59538.5元。 因尘肺病属于不治之症,患者不能完全康复。下一步准备对病情相对较轻,体检合格后能够进行洗肺手术的患者进行洗肺手术。该治疗方案也是目前医学界认可的尘肺病患者最佳治疗方案。手术治疗费用基本控制在10000元以内,个别患者治疗费用可能略高。

四、志愿者经费情况

乐山尘肺病救治资金募集途径分网络微博募集和朋友资助两种类型。网络募集主要用于尘肺病患者的医疗救治,朋友资助用于志愿者入户调查经费。 志愿者在乐山农村搜索建档工作经费由乐山籍谢女士及乌鲁木齐热心人士分别资助10,000.00元和300元人民币资助,不在三个向社会公开账户募集资金范围内。 乐山尘肺病救援志愿者由3部分组成,其一为社会爱心人士,8人,经费自理;其二为媒体记者,1人,经费自理;其三为大学生志愿者,18人,包括四川大学学生9人,乐山师范学院学生9人。

五、筹措使用及开支情况

为募集捐款,我们共向社会公开三个募捐账户: 1、救治医院四川大学华西第四医院账户(中国工商银行,成都滨江支行,440220 4009024953376); 2、救助行动志愿者代表令平账户(支付宝,turelp@sina.com); 3、尘肺病农民工代表刘光枢账户(中国农业银行,乐山市沐川县支行城郊分理处,622848 0521924659415)。 截至3月15日,以上三个账户共收到社会捐赠救助资金233笔、人民币253,513.40元,截至2011年3月15日,总结余189,824.90元。详见下表。 (为提高公信度考虑,从3月6日起,支付宝令平账户及农民工刘光枢账户停止募集工作。)

六、存在的困难与问题

    1、乐山尘肺病群体人数众多,当前的募集资金不能完全救治乐山尘肺病患者,资金缺口较大。

    2、只有民间力量,政府迟迟不肯发力。乐山尘肺病救治募集等所有工作纯属民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