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文翻译摘要:中小企业融资难何处求解?

Ten years ago my old college Chinese history teacher, Jack Langlois, who had moved on to greater things at Morgan Stanley, sat on the board of the Bank of Nanjing as the only foreigner.  He told me that Chinese banks don’t really have collection departments comparable to American banks.  It is very hard for them to collect on a bad loan.

Some say also that if a loan just sits in a bank’s book, nobody need admit that it is a bad loan and so nobody will have to take responsibility for it!

 That jibes with what I hear about the Chinese court system, the difficulty of getting judgments enforced and the interference right that the Party’s political and legal affairs committee has on the courts.   You wouldn’t want to have some bank seizing a company assets and maybe putting people out of work and causing social instability, never mind hurting the friends and relatives of powerful ones.

 A cartoon and article in today’s  (10/20)  Zhongshan Ribao shows how the SMEs are taking it on the chin, on labor and raw materials prices as well as the tightening of credit.

 http://www.zsnews.cn/News/2011/10/20/1855827.shtml

http://www.zsnews.cn/data/photo/Backup/2011/10/20/tn_20111020810553901.jpg

 According to the article:

  •  Since 2008 the banks have been providing more money than before to the SMEs, but because of difficult times, the number of SME applicants has been going up and so successful ones down proportionately.
  • Banks are getting more interesting in intermediate enterprises out of concern for risk, and rising capital requirements on the banks are resulting in tightening of credits.
  • The arrangements need to set up guarantees for smaller companies raise the cost of doing loans so much that they often become impractical.
  • A small company with annual sales of 10 million or less and capital of 5 million RMB or less has no hope of getting a loan.
  •  Many Chinese SMEs are at the bottom of the value chain and are being squeezed between big companies and rising labor and raw materials costs; things are much worse that in 2008 with all the international and domestic inflation, the rise of the RMB and rising labor and materials costs.
  • SMEs that are in better shape will issue more stock or bonds to cover their capital needs, the ones that are in trouble are more likely to go to a bank.  Loans to these SMEs could be a burden for the banks if the SME are not managed well.

中山日报微博 | 中山商报微博 |

中小企业融资难何处求解?

融资渠道变窄、成本压力加大、财务负担高企……许多中小企业举步维艰


来源于:中山日报 2011年10月20日 第 6121 期 A5版

举步维艰

中小企业尤其是微小企业融资渠道正在变窄。银行流动性吃紧,中小企业融资缺口正在加大。资金供需不平衡,直接导致企业融资成本高企。相比金融危机时期,企业面临的环境更加复杂。

  老板“跑路”、企业倒闭、经营者自杀……当前,似乎危机正一步步逼近,而危机背后,都指向一个重要原因——这些企业的资金链断裂,引发了上述“步步惊心”。虽然中山本土制造业并没有惨烈到如此程度,但“求资若渴”的中小企,依然在忍受着紧绷的资金链条的煎熬。中小企融资难依然正待“求解”。

 融资渠道变窄

三年前还在中山作造船业配套材料的老邝,如今已经经营一家造船厂了。老邝说,他现在有个商业计划,就是开发休闲渔业,但是资金成了 “拦路虎”。“我只有一纸计划书、一套成功的经验,没有人愿意把钱送过来,走了几家银行,因为没有抵押资产而碰壁,我们的融资渠道越来越窄。”老邝说。调查结果与这位小企业老板所述相似。

今年9月下旬,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联合阿里巴巴集团,对包括中山在内的珠三角6市的95家小企业、11家专业市场和15家当地银行进行实地走访,并对珠三角各地2889家小企业进行问卷调查,最终形成了《珠三角小企业经营与融资现状调研报告》。该报告称,53.03%的小企业完全依靠自有资金周转,无外部融资,近46.97%的小企业有借贷历史。

但在中山的一些观察人士看来,实际情况或许更糟。一位在政府从事金融工作多年的观察人士称,如果外部融资指的是银行融资,至少有80%的中小企难以踏进银行的门槛。

    “

目前中小企,尤其是微小企业的融资渠道正在变窄。”小榄一五金制品厂商告诉记者,银行随着资金的紧张,门槛已经提高了许多,销售额1000万以下,融资额在500万元以下,一般银行就不要去过问了。

银行的数据依然很漂亮的。记者看到,与去年乃至金融危机时期相比,全市银行投向中小企的资金,都有较大幅度的上升。而且,从2008年以来,市内多家银行都在支持中小企融资方面,无论是专事专办还是产品设计上,都曾作出过努力。

但资本短缺时期,资本的逐利性会引导资本流向那些风险小、利润高的领域。一家国有商行中小企信贷部门负责人接受记者采访时说,目前该部门的贷款总额依然在增加,但贷款的客户数并没有相应的增加。记者也看到,部分银行前期针对中小企抵押物缺乏而作出的创新,因风险原因,不得不收缩相关产品的发放。

其它融资渠道并不十分顺畅。那些正在试图通过发行债券等方式为中小企解决资金需求的金融机构,也遇到了一个问题——因为很难找到一个资质较好的担保方,操作起来成本非常高,一些计划甚至不得不放弃。

融资缺口加大

银行的行长们告诉记者,中小企融资缺口正在加大。除了因为当前银行存款准备金率大幅提升,导致银行流动性吃紧外,更重要的是,需求量在增大。

    “

如果按照以往的资金流转速度,今年的钱倒是不会缺到哪里去,但大家都认为现金为王的时候,企业的资金链条就越绷越紧了。”横栏一家太阳能配件制造商负责人李小姐告诉记者,尤其是处于中间的制造企业,被逼的非常可怜——上游企业通过缩短账期,加快资金回笼速度,下游企业则通过延长账期缓解自身的资金压力,这使得处于中间的制造商资金变得更加紧张,即便之前能融资的企业,对资金的需求更大。

这种需求压力已经压在了金融机构身上。一些银行机构承认,目前微小企业的贷款已经全然被压缩,而中型企业的贷款额度在放大,但能获得的贷款比例大幅度减小,说明融资缺口非常大。

财务负担高企

资金供需的不平衡,直接导致资金价格高企。

虽然央行今年以来已经五次上调存款准备金率,但对加息却并没有多大的动作,目前的一年期贷款利率也不过在6.56%左右,但这只是公开的利率,实际利率比公开的利率已经超出两倍多,一个公开利率和市场利率的 “双轨制”正在形成。

记者了解到,从去年年末以来,银行便会根据贷款企业的资质确定贷款利率。一般情况下,会对基准利率上浮10%左右,再加上所谓的“财务顾问费”,目前银行最基准的利率水平大约在基准利率基础上上浮20%左右。

但这只是一小部分具有良好资质的企业才能享受到如此低价格的资金。业内人士称,目前中小民营企业贷款利率水平大约是在基准利率基础上,上浮30%(含财务顾问费)左右,最高甚至会上浮到50%-60%。

以上费用还不含担保公司的担保费。记者调查了解到,目前市内担保费一年期约为3%,两年期约为5%,三年期约为7.5%左右。按照最近的央行加息后的利率计算,如果银行利率平均上浮30%,通过担保公司,一年期贷款的成本普遍超过了12%。

记者了解到,一些让人最不可思议的是,部分中小企为拿到银行贷款,不得不承受这样的操作方式:如果企业需要1000 万元的资金,银行先放一笔1000万元的资金,但这笔资金要存入银行作为保证金,再放一笔资金给企业使用,这就等于企业要付双倍的利率价钱。

经营环境更复杂

中小企业当前所面临的融资境遇,如果与金融危机时期相比,似乎没有得到政府足够的关注。

记者看到,金融危机爆发后,无论从中央还是地方,政府的反应都相当迅速。以中山为例,市政府在2009年便出台了为期两年的融资扶持政策,这项政策主要对中小企融资进行财务补贴,对那些积极支持中小企信贷的银行进行奖励,对扶持中小企融资的担保等中介机构,进行扶助。

但这项政策已经在2010 年结束。记者在采访时,部分企业主会向记者抱怨:总是看到各种各样的政策出台,要对中小企业融资进行扶持,但他们并没有看到政策实施的影子。

电子科技大学中山学院经管学院院长姚泽有说,目前中小企所面临的境况与2008年时相比,要更加复杂,包括因国际国内通货膨胀导致的原材料和物流成本的上涨、人力成本的上涨、人民币升值以及融资难都沉重地压在制造业身上,才导致了当前的困难。但这种艰难并不如金融危机时来得那么猛烈,这种危机犹如“温水煮青蛙”,反而让社会给忽略了,但从当前中小企尤其是制造业面临的境遇来说,政府对中小企减轻财务负担,包括税务负担,出台相关的扶持政策,已经是相当必要了。

宏观解读

国九条”力挺中小企

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10月12 日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确定九条政策措施支持小型和微型企业发展。

其中六条支持小微企业发展金融措施:加大对小型微型企业的信贷支持;清理纠正金融服务不合理收费,切实降低企业融资的实际成本;拓宽小型微型企业融资渠道;细化对小型微型企业金融服务的差异化监管政策;促进小金融机构改革与发展;在规范管理、防范风险的基础上促进民间借贷健康发展。三条支持小微企业发展的财税措施包括:加大对小型微型企业税收扶持力度;支持金融机构加强对小型微型企业的金融服务;扩大中小企业专项资金规模,更多运用间接方式扶持小型微型企业。

专家观点

企业要适当瘦身政府应及时出手

在资金短缺的当前,企业应当如何应对,融资难所导致的一系列问题往何处“求解”?市内多位学者和相关专业人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企业本身要适当“瘦身”,做强主业,同时,政府也要及时关注中小企的生存现状,该出手时就应该出手,对中小企经营扶助了。

    ●

非常小器掌门人梁伯强:

近日,企业倒闭,老板逃跑、自杀等消息频频出现。但仔细分析,但凡沾边者,都是那些“跨界英雄”居多。而在我所认识的“隐形冠军”企业个个活得滋润。看来,专心专注、不断创新的确是企业的永续法则。

    ●

中山金融研究所邱晓明博士:

在现金为王,资金短缺的时代,企业不妨更加专注自己的主业,在适当的时刻实施“瘦身”,是当前渡过难关的必要选择。

    ●

电子科大中山学院经管学院院长姚泽有:

目前,国内的中小企大多数依然还处在价值链的底段,在成本高企、融资难等大山的压迫下,利润率很薄,许多企业已经处于“死不了,活着又很难”的艰难状态。导致中小企生存艰难,肯定有企业自身的原因,他们长期以赚取低成本劳动力的那点利润来发展,在改造工业流程、拓展营销渠道以及转变生产方式等方面,或许都不积极,或者还正在经历这种转型的阵痛。

从政府的角度来说,尤其是减轻中小企的财税负担,降低中小企的财务负担,在当前显得尤为重要。同样,地方政府在建立起一个健全的地方担保体系和信用体系,而今也迫在眉睫。珠三角的地方政府,应当利用《珠三角发展规划纲要》赋予的“先行先试”的机会,探索出一个地方对中小企发展的金融支撑体系,尤其是可以在规范民间借贷方面入手,探索出一条自己的道路。

记者手记

一个引人担忧的危机

在资本价格高企,中小企融资相当艰难的当前,一个引人担忧的危机却似乎正在慢慢发酵:银行和其它金融机构或者民间借贷的违约量逐渐增多。

事实上,这是一个很显然的经济现象。在当前资金成本高企的背景下,那些优质企业或者上市公司,往往能够通过其它方式,诸如发债、增发股份甚至通过国家政策贷款等,拿到更便宜的资金,只有那些非常缺钱的企业才会到银行借款。但这些企业的资质并不良好,或者因为信息不对称的原因,银行对这些企业的经营情况根本都不甚了解,因此,银行便会大幅提高利率,贷给这些急切需要资金的企业。显然,这类企业在资金链上已经紧绷,拿到这些高成本资金的企业,财务成本又将猛增,一旦经营不慎,这类企业将成为银行的拖累。

一银行信贷部经理告诉记者,这种担忧已在现实中显现,而这正是银行业危机的开始。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Economy 经济 and tagged , , , ,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