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October 2013

高耀洁:高圣君真相的介绍

Recently some fool on the KD net forum has been insulting the memory of Dr. Gao Yaojie’s father.  This is the article she wrote in response. 凯迪社区网某一个傻瓜乱说话要伤害高耀洁医师父亲的名誉。高耀洁最近写了这篇文章回答。 高圣君真相的介绍 时下我国正在打击制造谣言、批判谣言,处分造谣人,几十年前,官方给高圣君制造的谣言、毁誉不一,形式之大、时间之久、流传之多、面积之广、不但中国境内广泛流传,而且还传至国外,影响之深是古今罕见,政府既然下决心整治谣言,也应该肃清历性谣言。在这个时期,2013年依旧在网上散布着高圣君的谣言,这些造谣人用心何在?谣言之源,应该由谁来负责,何时才会澄清事实。对高圣君的人生制造的假事、谎话等冤情很多又很离奇,其事实真相、有山东曹县县志可以证明,为让人们能够完全了解?我要揭出真相,让世人今后不会再相信他们的谣言。 一、 高圣君的生平 让我根据记忆和调查,还原真实的高圣君。  高圣君(1886—1943)山东曹县高新庄人氏,排行老二,十岁丧母,十四岁丧父,跟祖母生活长大。高新庄独庄、独寨,很富有也很气魄。高圣君住在高新庄西院。他大哥高圣尧住前院(高圣尧英年早逝,年仅二十三岁)只留其妻徐氏 (前清翰林院编修徐继孺的长女) 寡居, 曾生一女明兰早逝, 我出生过继给徐氏为女儿, 起名叫明魁。他弟弟高圣坦住东院, 是祖上遗留下的房屋。周围全是佃户,全村百多户,一千余人,仅有这一家姓高。 我二叔父高圣君是一位乡绅, 其原因是: 第一,因高氏家族是大户人家,有产有地,有佃户;说话有公信力; 第二,他办事能力强,胆子大,办法多,遇事敢作主。 他虽然读书不多,但他向往读书人,我五六岁时就读四书五经,过目不忘,当时他经常称赞我智力好,有徐氏传脉,还时常惋惜我生为女儿身,虽然能念书,但无法成就大事。 高圣君虽然文化不高,但人很精明,有智谋,有胆量,能力强。他生于乱世,处于匪患肆虐的鲁西南地区,为保卫他祖上遗留下来的财产,他到处买枪,顾十几个保卫人 “看家”。他的枪法很好,当地人们称他有“百步穿杨”之能。(即是说人在百步之外,指出要射穿杨树上的那个叶子,便会把这个叶子射落)。 他不仅看守自己的财产,也为别人看家;当地谁家出了事情-般都找他商量解决办法。1933年,我母亲的奶奶病故,我母亲要回娘家奔丧、想带着六个月的高世廉回娘家,我父亲听说当地土匪要绑票儿子,所以不同意带世廉前往,因此两人发生大的争吵, 二叔父来了说:“明天去,谁要敢动高家的孩子我当场放倒他。”第二天调了曹县的一个加强保安团跟弟媳一起奔丧,晚间平安归来。另一件事情,1936年,高圣君出的主意, 让高家卖10顷地,全户迁往上海,弟弟同意的说:“黄水要来,日本人要来,八路军要来,高新庄摊子太大,谁来都守不住”,但我母亲反对说:“他们不守祖先留下的产业, 是个败家子, ” 因她坚决反对,故没有迁沪。现在看来,他很有远见。 在上个世纪二十年代末,三十年代初,高圣君自然而然被乡亲们推为曹县保安团团长,后任曹县第七区区长,他工作负责,名声较高,土匪们积聚时,听到高圣君出动,马上四处逃窜,他赢得了大家的尊重与爱待。 当高圣君20多岁时,还常协助妻子贾氏在集市上买鱼买鸟等,然后到河边、森林放生。高圣君的妻子善良,常为佃户服务,夏天送茶水、冬天舍棉衣、春季舍粮食。高圣君为人慷慨,出手大方,不为物累,当地民众见状,私下议论猜测,认为高家产业也许会败在高圣君手上。他还因此得了一个外号,乡里乡外叫得很响:“高二穷种”。不过这个高二穷种心中有数,他家遗产丰厚,人口又少, 他不怕人说:“我高老二有的是钱,再花十倍我也不会变成个穷种”。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