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耀洁:高圣君真相的介绍

Recently some fool on the KD net forum has been insulting the memory of Dr. Gao Yaojie’s father.  This is the article she wrote in response.

凯迪社区网某一个傻瓜乱说话要伤害高耀洁医师父亲的名誉。高耀洁最近写了这篇文章回答。

高圣君真相的介绍

时下我国正在打击制造谣言、批判谣言,处分造谣人,几十年前,官方给高圣君制造的谣言、毁誉不一,形式之大、时间之久、流传之多、面积之广、不但中国境内广泛流传,而且还传至国外,影响之深是古今罕见,政府既然下决心整治谣言,也应该肃清历性谣言。在这个时期,2013年依旧在网上散布着高圣君的谣言,这些造谣人用心何在?谣言之源,应该由谁来负责,何时才会澄清事实。对高圣君的人生制造的假事、谎话等冤情很多又很离奇,其事实真相、有山东曹县县志可以证明,为让人们能够完全了解?我要揭出真相,让世人今后不会再相信他们的谣言。

一、 高圣君的生平

让我根据记忆和调查,还原真实的高圣君。

 高圣君(1886—1943)山东曹县高新庄人氏,排行老二,十岁丧母,十四岁丧父,跟祖母生活长大。高新庄独庄、独寨,很富有也很气魄。高圣君住在高新庄西院。他大哥高圣尧住前院(高圣尧英年早逝,年仅二十三岁)只留其妻徐氏 (前清翰林院编修徐继孺的长女) 寡居曾生一女明兰早逝我出生过继给徐氏为女儿, 起名叫明魁。他弟弟高圣坦住东院是祖上遗留下的房屋。周围全是佃户,全村百多户,一千余人,仅有这一家姓高。

我二叔父高圣君是一位乡绅, 其原因是:

第一,因高氏家族是大户人家,有产有地,有佃户;说话有公信力;

第二,他办事能力强,胆子大,办法多,遇事敢作主。

他虽然读书不多,但他向往读书人,我五六岁时就读四书五经,过目不忘,当时他经常称赞我智力好,有徐氏传脉,还时常惋惜我生为女儿身,虽然能念书,但无法成就大事。

高圣君虽然文化不高,但人很精明,有智谋,有胆量,能力强。他生于乱世,处于匪患肆虐的鲁西南地区,为保卫他祖上遗留下来的财产,他到处买枪,顾十几个保卫人 “看家”。他的枪法很好,当地人们称他有“百步穿杨”之能。(即是说人在百步之外,指出要射穿杨树上的那个叶子,便会把这个叶子射落)。

他不仅看守自己的财产,也为别人看家;当地谁家出了事情-般都找他商量解决办法。1933年,我母亲的奶奶病故,我母亲要回娘家奔丧、想带着六个月的高世廉回娘家,我父亲听说当地土匪要绑票儿子,所以不同意带世廉前往,因此两人发生大的争吵, 二叔父来了说:“明天去,谁要敢动高家的孩子我当场放倒他。”第二天调了曹县的一个加强保安团跟弟媳一起奔丧,晚间平安归来。另一件事情,1936年,高圣君出的主意让高家卖10顷地,全户迁往上海,弟弟同意的说:“黄水要来,日本人要来,八路军要来,高新庄摊子太大,谁来都守不住”,但我母亲反对说:“他们不守祖先留下的产业是个败家子 因她坚决反对,故没有迁沪。现在看来,他很有远见。

在上个世纪二十年代末,三十年代初,高圣君自然而然被乡亲们推为曹县保安团团长,后任曹县第七区区长,他工作负责,名声较高,土匪们积聚时,听到高圣君出动,马上四处逃窜,他赢得了大家的尊重与爱待。

当高圣君20多岁时,还常协助妻子贾氏在集市上买鱼买鸟等,然后到河边、森林放生。高圣君的妻子善良,常为佃户服务,夏天送茶水、冬天舍棉衣、春季舍粮食。高圣君为人慷慨,出手大方,不为物累,当地民众见状,私下议论猜测,认为高家产业也许会败在高圣君手上。他还因此得了一个外号,乡里乡外叫得很响:“高二穷种”。不过这个高二穷种心中有数,他家遗产丰厚,人口又少, 他不怕人说:“我高老二有的是钱,再花十倍我也不会变成个穷种”。  

这就是高圣君,青壮年时代,一个敢作敢为,孔武有力的乡绅。

高圣君终生不育 (本人生父高圣坦但是在当时医学不发达、男权盛行的传统中国,他的不育症他自己不知,他人更不知,乡里人均不知,一直认为是妻、妾不孕。事实上,传统中国社会对男性不育症,尚一无所知。

贾氏,山东单县举人贾鸿臣的长女。信佛教, 天性良善。天天烧香、日日佛经、不仅参拜神灵,还坚持吃素、常年行善。婚后十年,她仍未生育。为了传宗接代,高圣君纳妾,名叫冬喜,二三年后依然未育,遣其回娘家。再纳妾三妮,仍未生育。再纳吴四姐,又纳杨五姐, 均未生育。

1933年7月,高圣君的弟弟高圣坦次子高世廉出生,过继给了高圣君为嗣。这时的高圣君已47岁。高圣君庆祝得子, 当年秋季粮食拒收租,所有田地上的庄稼全发放给种田者,以示“大喜临门”。 

他非常高兴,请满月客, 举办宴席多日,一批又一批客人光临、送礼的客人都以为是他的某个小妾立了大功。殊不知,那时他已经把两个小妾打发回娘家了。她们临走时哭着说:“我的命不好,没福气, 来了二三年没有生孩子”只该回娘家去吧!但她们回家再嫁后,都纷纷有了子嗣。

1936年8月菏泽市西南发生七级地震,曹县许多房屋倒塌。1937年秋高新庄重修房屋,高圣君因头痛,生活不能完全自理,更不能到现场监工(当时人不懂高血压的病症)。1938年2月,他身患中风,半身不遂,言语障碍, 不会行走,只得专门顾人护理。

1939年秋高氏全户逃亡河南省开封市。1943年8月高圣君死于开封泽民街(现在的北门大街)井胡同口前院北屋,享年五十七岁。他去世的时候天气很热,马上就入殓。当时高世廉还拦着棺木,不让尸体往棺材里放,哭着跟众人说,爹爹一会儿就会醒了。发丧时高世廉以儿子的身份披麻戴孝,领丧打幡,摔捞盆。高圣君的丧事也能显示他在乡间邻里的人缘:参与送葬者近百人,围观的人们心怀同情,纷纷议论:死者留下的儿子太小了!有些人还悲伤流泪。

这就是高圣君的一生。

群众反映,可喜的是高家有后人!现在高世廉是西南交通大学的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著名铁道交通与城市交通规划高级专家,80岁了,还在给博士生上课。   

现在高家后人:第二代12人,时下在世7人:两个正教授、三个副教授。第三代15人:正教授、副教授、国外留学的硕士生、国内的博士生,共十多人 (不包括外来的媳妇和女婿), 这么多后人全是高圣坦所出,现分居世界四个国家,可谓苍天有知! 

二、 反驳对高圣君诽谤的谣言

1939年2月12日(农历腊月二十四),八路军冀鲁豫边区支队、隊队长杨得志、政委崔田民, 二大队、队长覃健就率大队夜袭过高新庄。其实是骗开寨门占领高新庄(不是《杨得志回忆录》写的那样‘趁夜摸掉两个岗哨打开寨门’),消灭了他的有300名团丁的“富户团”,缴获长短枪300余支、迫击炮一门,把所有财产抢劫一空,再将房屋付之一炬。八路军绑走了当时已经患脑中风的病人,高圣君和他的弟弟高圣坦等三人。他回家后对家人说:他们被绑走之后被土匪们实行严刑拷打,往鼻孔口腔灌辣椒水。其实家人当时己经听到他们受刑时的惨叫声。

八路军们这样做是为了什么呢?要钱。他们把高圣君等高家三人绑票,向高家要30万大洋赎身。杨得志的回忆录中描述了高圣君及家人这段悲惨经历:严刑拷打后,“……通知他(高圣君)家里人拿钱来赎他的命。‘要多少钱?’高二穷种家里人问,部队说: ‘七万块银元’,高二穷种家里人说:‘拿不出这么多钱啊!’部队说‘拿不出我们就杀掉他!’。”杨得志接着回忆道:“很快,高二穷种家里人送来七万块银元,领回了高二穷种”

关于赎买金的数字,曹县县志称是30万块大洋,是他侄女明顺和明贞几个人一起,从西堂屋东间,她爷爷生前的住室的地下深处,扒出了祖上为了对应灾祸而埋藏的大洋。并把这笔遗产,交给了八路军,算是保住了高圣君等三人的性命。群众们反应高家的财产不是抢来的,但这些银元、粮食确是被土匪一样的人抢走了。

“高圣君的外号叫高二穷种,其实富得流油。自从日本鬼子来后,他家里挂起两面太阳旗,还有日军授给他的指挥刀和委任状。他仗着豢养300团丁的“富户团 ”,又有日本鬼子作靠山,横行霸道,无恶不作,别看他年过半百,丑陋不堪,却霸占了30 多个年轻妇女做他的姨太太。”   

     1966年4月14日,中共官方报纸《工人日报》刊载:“高圣君葬母,活人随葬,活埋佃户女儿赵秀英。”

   上述当局的文献资料给高圣君定了几项罪.1,汉奸:与侵略军日本人勾结; 2,流氓:霸占妇女;3,杀人:主持活人随葬。4,恶霸:横行霸道,无恶不作;

事实并非如此,经过调查,确认上述指控是无中生有。

曹县县志记载:1938年11月26日,日军第二次占领曹县城,建立日伪维持会。

先说汉奸罪:高圣君在1937年秋患头疼之后(当时不知道高血压),在1939年2月再度加重,半身不遂、言语障碍,即便他神志清醒,有贼心,他身处非日本的论陷区,如何有能力与日本人勾结?有日本人收买或接受一个行将就木的残疾人,有何价值?

再说“霸占妇女”:1949年以后,高圣君被诬为“霸占30多个年轻妇女”,不能说是无中生有,但确实是捕风捉影。传统社会,重男轻女,人生灾祸,无子为大。山东更是中国传统观念根深蒂固之地,一个大户人家掌门人,如何可以没有后人?高圣君直接受封建迷信的影响,遵循“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的传统,所以他四次纳妾,是为了传宗接代。

再说“主持活人随葬”:高圣君的母亲(因第五胎分娩难产死亡)死于1896年。那时,高圣君只有十岁,是个孩童。他不懂世事、更不省人事,即便了解丧母之痛,他有能力主持母亲的葬礼吗?他如何可以决断随葬一个大活人呢?退一步说,中国活人陪葬的制度早在3000多年之前就不存在了,就连秦始皇、汉武帝陪葬的也都是人俑。

据信,高圣君所在地、鲁西南地区,民俗中有死后三天“送路”的习俗,送路的时候焚烧许多纸札(当地人叫“社火”)其中有“童男”、“童女”,在这两个纸人上写上亲友已故者的名字。如此而已,高圣君的母亲,如何能够超越秦始皇、汉武帝,恢复远古传统呢?

在曹墨 (他姓高)“报告文字”的宣传煽动之下,即1966年文革中曹县的“红卫兵”挖开了高氏的全部祖坟,抡走了墓内陪葬珍品。但是他们发现了赵秀英的尸骨吗?

対高圣君制造各种诽谤的离奇誉论,漫画、小说、话剧应有尽有……用来掩盖其恶迹。高圣君去世己七十多年了,他冤情早己沉入海底, 所幸他早日病死,没有尝到肉身的痛苦,只是尸骨被铡。中国如此遭遇者并非高圣君一人一家,历史是胜利者写的,为了抢劫钱财的需要,可以任意造谣诽谤、混乱事实真相,以讹传讹,谁人能知真相呢?高圣君的冤情虽然己过去几十年,但有代表性,刘文彩、周扒皮等都是这一类的受害者,而高圣君也代表了几十年来中国大地千百万受造谣中伤的冤屈者。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and tagged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