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Birth Fine, No School? Beijing Says No

A new Beijing Municipality regulation allows children without household registration who have a parent who is a Beijing resident to now be registered. Having a household registration certifies to one’s existence and makes it possible to attend school etc. Many parents who had more children than the official birth quota allowed did not register their children since the fine came to several years of discretionary income.

In Beijing the ratio was especially high — ten years of discretionary income or about RMB 400,000 or about USD $60,000.

Yesterday’s report in The Beijing News doesn’t actually say that the family planning fines aka social fostering fee have been abolished, just that paying the fine is no longer a prerequisite for getting Beijing household registration for children who would otherwise qualify for it.

The story appeared September 10th in The Beijing News 新京报。

http://www.bjnews.com.cn/news/2016/09/10/416476.html

京8类无户口人员可落户 超生“黑户”可随父母落户北京

北京将“依法为本市无户口人员登记户口”。近日,北京市政府办公厅发布《关于解决本市无户口人员登记户口问题的实施意见》,意见规定,超生“黑户”可随父母落户北京。

  包括政策外生育、非婚生育无户口人员等情形;禁设不符规定的前置条件

新京报讯 (记者王硕)北京将“依法为本市无户口人员登记户口”。近日,北京市政府办公厅发布《关于解决本市无户口人员登记户口问题的实施意见》,意见规定,超生“黑户”可随父母落户北京。

针对政策外生育、非婚生育无户口人员,意见提出,父母双方或者一方为北京户籍人员(不包括驻京办户口、博士后户口、学生集体户口),本人或者其监护人可以凭《出生医学证明》和父母一方的居民户口簿、结婚证或者非婚生育说明,按照随父随母落户自愿的原则,向父或者母户口所在地派出所提出申请,经审核后登记户口。其中,申请随父落户的非婚生育无户口人员,需一并提供具有资质的鉴定机构出具的亲子鉴定证明。

此外,其他七类可申请在京落户的无户口人员为:未办理《出生医学证明》的、未办理收养手续的事实收养的、被宣告失踪或者宣告死亡后(实际未死亡)户口被注销的、农村地区因婚嫁被注销原籍户口、为户口迁移证件遗失或者超过有效期限的、为我国公民与外国人、无国籍人非婚生育的以及其他无户口人员等7类无户口人员。

意见针对以上八类无户口人员明确了申请登记常住户口的具体流程,并要求市政府相关部门完善配套政策,各区政府要摸清本行政区域无户口人员底数,并对无户口人员户口登记材料逐一建档,确保档案资料完整有效。

据了解,为进一步完善本市户口登记政策,意见禁止设立不符合户口登记规定的任何前置条件;同时强调加强户口登记管理,全面解决无户口人员登记户口问题,切实保障每个公民依法登记一个常住户口,实现户口和公民身份号码准确性、唯一性、权威性的目标。

  释疑1

  哪类“黑户”的人数最多?

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陆杰华表示,这八类人群中,不符合计划生育政策的无户口人员可能是其中数量最大的群体,包括超生和未婚生育。其次,领养的也有一部分人,因为不符合领养条件未办理户口,但是已经形成收养事实的可能也较多。至于被宣告失踪或者宣告死亡后(实际未死亡)户口被注销的,则可能只是一些个案。陆杰华表示,政策都是根据现实情况制定的,其他群体在北京都是存在的,只是可能数量不多。

至于超生和未婚生育导致的无户口人员数量有多大,陆杰华表示,这个规模还不好估量。之前北京执行计划生育政策应该说比较严格,超生子女落户缴纳的罚款对普通家庭来说是天文数字,另外一些体制内的人员超生还将面临党纪及行政处罚,所以应该存在一批未给超生子女办理北京户口的情况。

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所副研究员万海远的一项调查显示,“超生不能上户口”是导致黑户问题产生的最主要成因,占比超过50%。记者此前调查了解到,多地将计生工作与户口登记挂钩,导致许多交不起或不愿缴纳社会抚养费的家庭无法为超计划生育的子女上户。

  释疑2

  超生多个是否都可落户?

记者查询发现,今年8月初,市公安局推出的18项便民措施中明确提出,对于在二胎政策实施前违法生育二胎,并已在外省市报出生登记户口的未成年子女,经审批可以办理子女投靠在京一方父母入户。

那么对于超生的三孩、四孩是否也可以落户?

对此,陆杰华表示,从目前出台的政策看,未考虑胎次的问题,对于超生的是三孩,还是四孩,没有区别对待。对于非婚生育子女,也未提出一孩还是二孩的差别。

对于无户口人员来说,在享有合法身份后能否正常享受福利待遇,陆杰华表示,在二孩没有放开前,有相当一部分人因不能在京落户,影响到入学,其中出生较早的,就业也受到影响,未能享受北京市民的福利待遇。但落户后相应的福利政策的落实,还需要人力社保等部门出台相关细则,做好公共服务,将此前政策对这部分人的负面影响降到最低。

  ■ 案例

  “黑户”两年终落户省40多万元罚款

新京报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目前北京一些因超生造成的“黑户”已经成功落户。

家住通州区的陈先生有两个孩子,大女儿7岁,小儿子2岁。2014年10月小儿子出生时,单独二孩政策已经出台,但是陈先生一家并不符合政策要求。根据规定,陈先生的小儿子要想随陈先生在北京落户,需要先缴纳一笔社会抚养费。

孩子出生后,陈先生向所在的街道办事处咨询过这笔费用,罚金是北京上年人均可支配收入的10倍。这意味着,陈先生的小儿子要想上户口,需要先交40多万元的罚款。

“我们要孩子时已经考虑过罚款,也准备了罚金,但攒着钱看风向,打算实在不行了再交。”陈先生想着,至少可以拖到孩子上小学,如果政策再不放宽的话就交。

“单独二孩放开后,我们觉得政策应该还会放开,特别关注。”陈先生说,今年4月初,他在网上看到有消息称已经可以为超生孩子上户,便立刻跑到当地派出所咨询。

陈先生介绍,他带着夫妻双方身份证、结婚证、房产证,以及老二的出生证明,顺利地把小儿子的户口办了下来。

“老二户口办下来那天,我老婆说你攒的钱可以买SUV了,同龄人都换车了。”

第二天,陈先生将自己的经历发在了网上,不少人看了他的文章也去办理了户口,陈先生因此收获不少打赏感谢。

记者还了解到,市民常如(化名)的二女儿今年4月1日也成功办理了户口。常如二女儿今年七岁,因属于计划外生育,且没有缴纳社会抚养费,之前一直未能办理户口登记。

早在今年6月,记者以咨询者身份从海淀、朝阳和昌平多个派出所了解到,当时已可以为超生的孩子上户口,需要携带夫妻双方户口本、身份证、结婚证、孩子《医学出生证明》等材料,“经过验证真伪之后就可以上户口”。

编辑:王晓琳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Law 法律, Uncategorized and tagged , , , ,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